霍州许村煤矿乡下人工遭欠薪并曝瞒报特大事故考察

他说:“今年4月4日下午5时30分,我接到在黄陵建南矿打工的乡党李亚平(灵口镇井沟村人)的电话,说我弟弟在井下打锚杆时发生冒井事故,人已经不行了!我连夜同我的亲属于4月5日赶到黄陵建南矿,在一位自称外包队姓韩的经理带领下把我们安排到铜川市盐业宾馆306、403等几个房间,等到中午2点时,我们才在铜川市殡仪馆见到了我弟弟的尸体,矿上两位姓张的和另一人同我叔叔张新平、表哥李月明、大哥张安旺、张安亮、白建锋、焦文功和我等九人商谈的赔偿事宜。经过6天的商谈,矿方只给了60万的赔偿。4月10日矿方要求将尸体在铜川殡仪馆火化了……”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煤矿领导带班下井及安全监督检查规定》自7日起施行。这项制度如能贯彻落实,将有效克服突击提拔“矿长助理”式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象。
国家政策不搞“一刀切”,绝不能成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借口。我国幅员辽阔,各地经济基础、发展水平差异很大。在强调法制、政令统一的同时,也鼓励地方根据实际贯彻落实。而突击提拔“矿长助理”,其动机在于一旦矿难发生,真领导不但没有性命之忧,甚至连扣工资的惩罚也能逃过。这是有意逃避政策规定和法律责任。
此前许多事实和实践经验表明,只要煤矿领导坚持带班下井,相当一部分事故是可以避免的。国家一贯强调安全生产、“不要带血的GDP”,可是一些矿领导高高在上、对安全状况心里没数甚至麻木不仁,为了节省成本、牟取高额利润不惜牺牲工人生命的现象时有发生。矿长下井带班作业制度一旦被架空,不出事故只能是侥幸。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现象背后必有腐败、渎职的魅影。国家要求矿领导带班下井的初衷,是让矿领导深入现场加强管理,对出现的问题及时处置,从而排除隐患、保证安全。为了防止煤矿领导作假,国家明确规定了带班下井矿领导姓名公示、举报、查处等制度。然而,一些地方设法钻政策空子,使规章制度成为“摆设”,监督、管理走过场,其结果必然处处留下安全隐患。
为了强化矿长下井带班作业制度,目前安监总局和煤监局正在组织开展煤矿领导带班下井规定执行情况专项督查。人们期待着,在促进煤矿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好转方面,这项制度能够真正落到实处。

矿难突发 紧急施救

事故成谜有待揭开

9月20日,记者在陕西省煤监局铜川分局了解到建新煤矿矿难事实已查清,属于一起矿难瞒报安全事故,目前,此事铜川分局正在处理之中。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陕西蒲白南桥煤业有限公司,在矿井入口等处,记者与七八名矿工交谈后得知,昨日上午下矿的人数有七个队,共计一百多人。当问及矿上领导是否下井后,5名矿工证实,昨日下井的带班领导只有安监科长侯小兵。

在许村煤矿走访时,时任矿长出示了死于2005年3月17日晚上7点矿难的矿工姚春明的工作证,矿长的讲述印证了上述事实的真实存在。

媒体驱车赶到该矿办公楼,门卫登记后,矿方宣传部态度热情,工作人员王某和创建办一位姓王的主任接待了媒体。

在李矿长的安排下,记者再次见到了蹇总。蹇总讲:就此事也有媒体采访过,陕西省煤监局铜川分局也在调查此事,矿上已通知各施工队领导来矿上接受调查,因白水煤矿出事后,矿长被免,你们要见的张矿长已调到白水矿当矿长去了,这个企业是个股份制企业,蒲白矿务局占股份的51%,陕西黄河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占49%,目前,此矿还在试运营阶段。”

“平时都是班长带班下井”

据山西梅园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焕真介绍,他对许允刊等人的举报,还有山西省、霍州市有关部门领导的关注和调查情况都很清楚,也对许允刊们拿起法律武器和真凭实据维护权益的行为大加赞赏与支持。然而,当“上访者”与他面谈时,却是推脱回避,不置可否。令人纠结。据了解,早在许允刊之前不少人就向山西省相关部门和太原市相关部门进行反应,但是互相推诿,没有结果。

在进鸭口矿调查过程中,鸭口矿的保安对媒体进行了百般刁难盘问。

为了进一步了解事情真相,8月16日,记者赶到蒲白矿务局,在得知记者来意的局办高主任经了解后对记者讲:“局里在建南矿安排有三位安检员,局安监科没有接到关于建南矿矿难的任何相关信息,原在建南矿管生产的张矿长已被局里调到白水矿当矿长了。建南矿是个股份制企业,那边的人权财权我们也不管,每年我局只参与分红,具体的事你们去矿上找李矿长了解。”

华商网-华商报10月9日报道
10月7日起,安监总局正式开始施行《煤矿领导带班下井及安全监督检查规定》。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表示,对于通过任何方式替代矿领导下井代班的现象,都要严肃处理。

事故不断 被迫未举

希望省、市、区煤炭局、安监局等政府有关部门对这两起事故介入调查,对事故责任人进行处理,以避免矿难和悲剧再次发生。煤老板的财富、国有煤矿领导的巨额奖金和煤矿各个干部的奖金,不能用矿工宝贵的生命来换取,不能不时沾染着矿工的鲜血!

张安安还讲:“在8月2日左右,那天天下大雨,当时矿上参与说事的一位姓张的人还到过我家,说是来看望我父母,实质是让我们对外不要说实话,临走时在我家留了1000元的封口费。在8月9日,自称他们是陕西省煤矿安全监察局铜川分局的一行五人还来调查过此事。我也在煤矿上干过,矿上这么做无非就是在隐瞒事故,在逃避监管部门的经济处罚和停产整顿,现在他们给钱我们也不会要,我就是要让来调查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让煤矿得到相关部门的处理,避免以后再有矿工发生意外。直到现在我还不理解矿方为什么不让我把弟弟的尸体拉回?出事后矿方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究竟矿上对我弟弟及时进行抢救了没有?。”

“我们一般有真实情况根本不敢说,只要敢向上反映,我们就会丢掉饭碗。”一名矿工告诉记者,10月1日,该公司的孙姓董事长曾下井。
10月7日,上级来人检查,一位高姓副总陪同检查人员下井;昨日上午,只有安监科长侯小兵带班下井,记者采访时,矿工称其还在井下。多名矿工证实,昨日上午矿上主要领导没有人下井。
几名反复要求保密的矿工称,陕西蒲白南桥煤业有限公司的领导,大多下井时间都是早上8时40分,11时许就上井,一般一周几次。个别中层干部8时40分下井,9时许就上井。
对于个别中层领导下井走过场的问题,矿工们称:“他们在考勤中作假,在登记中显示的都是正常班。”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蒲城县煤矿,在该矿调度室的墙上看到,当日下井人员的工作牌全部挂在墙上,带队下井的是主管安全生产的刘姓副矿长和石姓安监科长。
采访中,矿工们认为,安监总局的规定要真正实施,必须加大监管力度,不能搞形式,走过常
榆林

休息一段时间后我按照矿上的安排继续施工。突然接到消息,当时带病回家四人有两人病情严重治疗无效去世,另外两人也造成残疾。事故家属找到我要求赔偿,找到矿上负责人不予理睬,经过协商由我本人垫付每人12万元了结此事。此次事故共造成11人死亡。我垫付35万元,至今没有人买单,我成了冤大头。

公安机关已采取措施人员2 人,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人员1 人,给予行政撤职处分6
人,给予其他1 5
名责任人员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给予铜川矿务局陈家山煤矿矿长刘双明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并吊销其矿长资格证和矿长安全资格证,5
年内不得担任任何煤矿的法定代表人或者矿长;给予铜川矿务局局长安继栓行政撤职、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陕西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沈浩行政记大过、党内警告处分。

矿难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矿方和监管者对安全、对生命的漠视。为什么在媒体的监督下,矿难的真相才能浮出水面?做为矿方领导、蒲白矿务局派驻的安检员、地方煤炭监管部门他们真的不知情吗?出事的煤矿却还在生产,这分明是对国家政令及法规的挑衅和践踏!

据新华社电
广西壮族自治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下发通知,禁止以无矿山管理实权的“矿长助理”、“值班矿长”等代替矿领导下井带班行为。
通知要求,全自治区4600多家非煤矿山企业严格执行矿领导下井带班制度,不得以任何借口、任何理由延缓或变相执行矿领导下井带班制度,禁止以无矿山管理实权的“矿长助理”、“值班矿长”等代替矿领导下井带班行为。
评论

如今法制不断健全、安全生产举国关注,真有如此顶风违纪,欺法瞒民的恶劣之事。

近日,媒体接到群众举报,陕西省铜川矿务局鸭口煤矿、东坡煤矿于2011年5月3日和5月31日分别发生一起矿难,各导致一名矿工死亡。

“煤矿是个高危行业,哪有不死人的。”蹇总的话真是让人震惊。

严禁无实权“矿长助理 ”下井带班

2005年3月17日晚7点事发时,矿工刘子顺说不好了,出事了。我立即和开拓队负责人王成攀进行联系、情况证实后,我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抢救。下到矿井时由于毒烟太大、视线模糊无法辨别方向,突然听到前面有呼救声,于是我和王成攀二人冲进矿道,看见四个倒在地上,被烟熏倒,由于缺氧已严重处于无力状态,我二人手拉着手把四人拖出矿洞,送上出租车前往医院抢救。

媒体就已经掌握了的死者信息向王主任进行询问,王主任听了后,沉默了半晌,最终坚称没有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