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上5个月整个世界铜矿减少产量好于预期 但铜价依旧偏强

统计局公布8月制造业PMI51.7,高于预期,为年内次高点,连续13个月保持在荣枯线上方;非制造业PMI
53.4,不及预期,创15个月来最低。总体来看,数据表明制造业仍处于高景气区间,经济在三季度韧性依旧。美国方面,7月个人消费支出升幅不及预期,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增速降至2015年12月来最低,表明通胀依旧低迷。并且昨日美国财长称,贸易方面美元走软某种程度上对美国来说更好。使得市场对美联储将推迟至12月份或之后才加息的预期强化,美元指数收跌。  从今年年初开始,各类机构就轮番喊话“今年精铜将出现短缺”,但从WBMS公布的上半年数据来看,全球铜矿产量同比仅下滑0.1%至为1,010万吨。根据我们统计的上半年境外12家主流矿企铜产量同比减少10.1%,说明除此之外的大部分矿企都在增产,弥补了12家矿企的产量下滑。而且在“短缺”预期之下,全球显性库存相比去年仍有增长,因此“供应下滑”情况大幅好于预期。在目前的价位下,金属市场最为明显的就是采矿活动增加,全球新钻矿洞已经连续5个季度加速增长,而且明年铜矿大概率也是不缺。近期铜价大幅上涨更多的是宏观预期偏差的修正,以及其他金属带动所致。在原油和黑色系的带动下,预计今日铜价依旧在高位盘整,沪铜主力主要波动在52200-53000元/吨。

   
供给干扰支撑铜价上行:2017年H1,全球最大的两个铜矿进行较长时间的罢工,停工导致的减产量大约在30万吨,随着而来的是铜价不断被推高,今年下半年,铜矿生产的风险因素仍未完全消除:智利矿业工人在7月20日开始无期限的全国性大罢工,必和必拓和嘉能可旗下的Antamina矿,自由港麦克莫伦旗下Cerro
Verde矿,五矿资源旗下Las
Bambas矿以及南方铜业旗下的Cuajone和Toquepala矿场的生产均受到限制;另有5家铜矿劳资合同将在10月份与11月份到期,除了产量的影响外,劳资问题也将对下半年的铜价产生较大的干扰。

   
全球铜矿供应拐点已现,2020年之前无大型矿山投产。铜矿山的投产周期较长,从资本支出到产能投放需要4-5年的时间,2011年全球30家主要矿山公司的资本支出达到峰值,之后逐年快速下滑,因此在2015-2016年全球新增铜矿产能也达到了峰值,之后将逐年下滑。全球十大铜企除力拓和必和必拓在2020年之后有新产能投产外,其余公司均无扩产计划,ICSG预计未来3年铜精矿产量增速大约在2%左右。

   
终端需求稳中有升,总体铜消费需求增量不容小觑:2016年中国经济数据企稳回升,带动铜消费回暖。电力和空调制冷行业仍是国内精铜消费最主要的增长领域,同时全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快速增长,将直接带动高铁、城市轨道交通、电力设施等投资建设,也将扩大中国铜的消费总量。另外,国内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式增长和特朗普新政大型基建的计划为铜消费增长带来新动力。预计2017年全球精炼铜需求量为2390万吨,供给缺口为15万吨,2018年增至供给缺口将会继续扩大。

   
国内铜业龙头,高自产矿,弹性优势显著。江西铜业作为国内铜业龙头,拥有铜权益资源储量1426万吨,黄金资源储量370吨,白银9067吨,钼22.5万吨以及硫9748万吨。公司现有阴极铜产能超过120万吨/年,其中贵溪冶炼厂为全球单体冶炼规模最大的铜冶炼厂,公司亦为国内最大的铜加工企业,加工产量超过90万吨/年。公司自产铜比例高,年产铜精矿含铜21万吨,自给率为17.5%,铜价上涨情况下业绩弹性优势显著。根据弹性测算,铜价每上涨1000元(不含增值税)公司净利润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增加1.58亿元和1.32亿元。

行业观点

   
国内精炼铜各终端需求保持平稳增长,不会出现断崖式下跌。我国铜的终端需求主要集中在电力、家电(以空调为主)、交运和建筑领域。截至8月,电网基本建设投资累计完成额同比增长7.88%,考虑到十三五”规划电网投资3.34万亿是“十二五”2万亿规划的1.67倍,电网建设的投资会加速增长。截至8月,我国汽车产量累计增长5.9%,由于新能源汽车的耗铜量是传统能源汽车的两倍,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加速渗透,将对铜的需求起到一定的拉动作用,假设全球年产500万辆新能源汽车,将增加铜需求25万吨。截至8月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额累计同比增长7.6%和7.9%,略有下滑,但与此同时二、三线城市地产库存去化时间逐渐缩短,预计未来地产投资不会出现断崖式下滑。最后空调产量在前期地产销售高增速的带动下截至8月同比增长18.7%。因此下游需求总体较为平稳,预计不会出现断崖式下跌,对铜需求形成一定的支撑作用。

    风险提示

   
铜矿产量下滑,加工费(TC/RC)走低,印证矿产铜拐点出现。2017年上半年全球矿山产量只有1月份同比增加,2-6月份分别同比下滑5%,7%,0%,2%,2%,此外冶炼加工费TC/RC也由2016年11月的101.5/10.15美元/吨下降到2017年9月的83/8.3美元/吨,两者共同印证了全球铜矿供应拐点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