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煤“高门槛”未如预期 国内煤企“如意算盘”落空

国内煤企对限制进口煤的期待随着炎热夏季的到来终于可以暂时冷静下来。  近日,很多煤炭企业已经接到了中国质检总局颁发的关于进口煤检验检疫文件。同时,试行版本的《商品煤质量要求》(以下简称《要求》)文件也逐渐揭开庐山真面目。  只是这一进口煤质量标准与去年下发的《〈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相比已经发生很多变化,从目前的《要求》内容来看,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已经对进口煤的灰分、硫分含量要求都有所放低。  对进口煤限制标准降低  从港富集团了解到,该公司已经接到质检总局颁发的关于进口煤检验检疫文件,文件要求,每批进口到中国的煤炭都将进行放射性检测,放射性超标的将依法移交海关退运;各部门要加大对进口煤中土壤、杂草、动植物病残体等检疫风险物质的检验检疫力度,将进口煤炭列入外来有害生物监测的范围。  此外,还获悉,正在制定中的商品煤质量管理也初露端倪。其中,对商品煤质量的要求为:在灰分方面,褐煤要不大于30,其他煤种小于40;硫分方面,褐煤不大于1.5,其他煤种不大于3.0.  此《要求》同时也对于汞、砷、磷、氯、氟等指标也提出明确要求。  另外《要求》还规定,在中国境内远距离运输(运距超过600公里,从报关口岸到消费距离)的商品煤还应该满足:褐煤的发热量至少为16.50MJ/kg(约为3946大卡/千克),其他煤种发热量为18MJ/kg(约为4300大卡/千克)。  虽然正式的《要求》还没有下发,但是记者了解到,福建等地的商检部门已经开始按照这个标准执行。这也被视为即将落地的商品煤质量标准。  与2013年5月国家能源局曾下发的《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相比,此次制定的《要求》其中对商品煤的质量要求已经大大降低。这让煤炭进口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去年,能源局曾计划要求将从国外进口的动力商品煤炭,热值不得低于4544大卡/千克,硫含量不得高于1,灰分不得高于25,而这一规定几乎将所有的进口褐煤挡在门外。按照此前的这个限制标准,仅考虑热值一项,受限的进口煤量预计将会达到7000万吨左右。  煤炭行业专家李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该《要求》对进口煤的数量应该不会影响太大。大不可能因为这个文件,进口煤的数量就突然少很多。过去十多年煤炭需求增量主要集中在中国,现在中国需求放缓了,煤价下跌了,国外矿业投资也大大减弱,新增产能也会减少。国内需求减弱,自然也会影响进口煤的数量。  分析师向记者表示,目前的进口煤要达到新标准的灰分、硫分要求,基本上没有压力,影响较大的可能是一些远距离运输的发热量小于4000大卡的褐煤和发热量小于4300大卡的其他煤种,可能会对如锦州港和南部的褐煤产生影响,但是这个量很小,估计也就是几百万吨。如果非要说对进口煤的影响,那也有一些,比如预计进口煤的检测和管理成本会有所增加,但是增加的也不多,也就是每吨1-2元的水平。张志斌说。  国内市场逐步恢复理性  对于国内煤炭企业来说,对进口煤更愿意用虎视眈眈来形容。在国内需求放缓、市场低迷的同时,进口煤凭借质量和价格优势对国内煤产生了相当的威胁。一时间,限制进口煤的呼声越来越高。  一位河南煤炭企业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我国国内的煤炭企业很多都处于亏损状态,而进口煤却还一直在挤占市场空间,这无疑是让这些企业雪上加霜。国内的煤炭企业不仅是在为国家的经济建设提供能源支持,同时也具有解决就业等社会意义上的价值。面对来势汹汹的进口煤,国家应该制定相关政策,扶持一下自家的企业。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党委书记华炜、开滦集团董事长张文学等煤炭企业代表也建议控制劣质煤炭进口,而且要通过关税政策严禁高灰分、高硫分、含有有害物质的煤炭进口。  对于限制进口煤,电力企业却持反对意见。就在去年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征求意见稿》之后,五大电力集团等用煤企业强烈抵制,煤炭企业与用煤企业双方的利益博弈逐渐升级。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限制进口煤的政策不仅难产,《征求意见稿》更是进行了多次修改。  有业内专家表示,很多煤企都希望能够限制进口煤,从而使国内煤企回暖,这是一种不理性的观点。因为国内煤企的持续低迷不仅是进口煤的搅局,而主要是受到煤炭实际需求不振的影响。对于南方沿海地区而言,距离产煤省份较远,运输过来的煤炭价格较高而且污染又大。相反从印尼等地通过海运进口煤炭,则更为经济环保,一吨煤成本到岸比国产煤低出了30-100元,只是多了一个15-20天的船期。  李廷表示,如果进口煤突然减少,直接会推高沿海地区煤价,然后是国内产量恢复,再就是进口增长,后只会是煤价跌得更多。  对于国内煤企来说,进口煤能在目前水平基本稳定住是好的。李廷说。  海关总署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份我国煤炭进口13488.8万吨,同比减少0.9.进口均价为489.4元/吨,同比下降15.3.5月份我国进口煤炭2401万吨,环比4月减少310万吨,环比下降11.43,同比下降12.9.  前5个月进口煤减少,主要是焦煤减少了,动力煤进口量并未减少。  李廷认为:受国内市场供求形势和煤价影响,未来进口煤数量将趋于平稳,很难再继续大幅增长了。此外,与2012和2013年相比,未来进口煤对国内市场的冲击也将大大减弱。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在前两年的冲击下,国内煤炭市场已经逐步回归理性。

“很多煤炭企业都已经收到了进口煤质量要求。”富港集团煤炭分析师张志斌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在争议一年之后,进口煤限制政策试行版本的《商品煤质量要求》(以下简称《要求》)已经下放给一些煤炭企业,其中对商品煤的灰分、硫、汞等含量进行了具体的要求,同时对远距离(超过600公里)的质量进行了要求,不过目前尚未能正式实行。  张志斌表示,从目前中国的进口煤情况来看,本次规定对进口煤的影响并不大。寄望于通过限制进口煤,来稳定国内煤炭市场的想法也趋于落空。  自2013年5月国家能源局发出了关于限制进口煤政策的意见征求稿之后,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的利益博弈从未停止,而其中关于煤炭的质量要求内容也几经修改。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从目前福建等地试行的《要求》来看,官方对于煤炭进口的限制已经做出大幅让步,鼓励煤炭进口仍是主基调。  新标准影响有限  汾渭能源咨询动力煤分析师曾浩向记者介绍称,目前部分煤炭企业收到的《要求》是福建海关给进口煤商检部门的新执行标准,这一文件也被部分煤炭贸易商拿到,而福建商检部门已经开始按照此标准执行。  所以,福建省的上述动作被视为下一步即将向全国推广的前奏。  据了解,《要求》中规定,褐煤灰分要不大于30%、其他煤种不大于40%;褐煤的硫分不大于1.5%、其他煤种不大于3%。  另外《要求》中,在中国境内远距离运输(运距超过600公里,从报关口岸到消费距离)的商品煤还应该满足:褐煤的发热量至少为16.50MJ/kg(约为3946大卡/千克),其他煤种发热量为18MJ/kg(约为4300大卡/千克)。  在上述《要求》中,主要对褐煤进行了明确的限制。褐煤是一种煤化程度最低的矿产煤,其热值较低,但具有易点燃,燃烧彻底、低硫等特点,所以常被用作火力发电厂的燃料。近年来中国从海外进口的褐煤数量出现大幅增长,主要进口国为印尼和澳大利亚。目前,褐煤使用较多的省份为广东、广西和福建。  记者在对2013年中国煤炭进口数据统计后发现,2013年中国煤炭总进口量为3.27亿吨,其中褐煤进口量约为5500万吨,而来自印尼的褐煤约为5200万吨,占到褐煤进口的95%。  曾浩向记者表示,按照本次执行的新标准,预计只能影响到几百万吨的进口煤量,影响程度微乎其微。  而在张志斌看来,目前的进口煤要达到新标准的灰分、硫分要求,基本上没有压力。而在远距离运输的发热量上,可能会对如锦州港和南部的褐煤产生影响,但也估计只有几百万吨的量。  在拿到上述《要求》之后,不少煤炭进口企业及贸易商都“松了一口气”。因为,相比于2013年5月国家能源局曾下发的《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对进口煤的质量要求已经大大降低。  例如,能源局曾计划要求将从国外进口的动力商品煤炭,热值不得低于4544大卡/千克,硫含量不得高于1%,灰分不得高于25%,而这一规定几乎将所有的进口褐煤挡在门外。  曾浩称,按照此前的限制标准,仅考虑热值一项,受限的进口煤量预计将会达到7000万吨左右。但是,新版本中几乎取消了热值的限制,这就是对整个进口煤市场影响微乎其微的主要原因。  “不限制”或成共识  近年来,中国的煤炭进口量呈现不断上升态势,相对于中国繁琐的税费,来国内进口的煤炭即使加长距离运输,也在不少地区有着明显的价格优势。在中国南方一些电厂,使用进口煤作为燃料的比例占到了60%~80%。  而另一背景是,中国的煤炭价格自从2012年中即呈现出不断下跌的趋势,煤炭企业经营每况愈下。正因如此,不少企业希望国家能够出手救市——出台相关政策,对进口的低质煤炭进行限制。  山西一家大型煤炭国有企业的高管告诉记者,实际上呼吁限制进口煤并不只是为保护国内煤炭市场,更在于不少进口煤由于没有明确的质量认证,对能源效率的利用以及环境保护都会产生不利影响。  同样在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陕西煤业化工集团董事长华炜、开滦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文学等煤炭企业代表也建议控制劣质煤炭进口,而且要通过关税政策严禁高灰分、高硫分、含有有害物质的煤炭进口。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在能源局将《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从去年下发给行业后,就遭到了包括五大电力集团在内的用煤企业的强烈抵制,双方利益博弈升级。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上述进口煤限制政策不仅“难产”,其征求意见稿更是进行了多次修改。  “很多煤企都希望能够限制进口煤,从而使国内煤企回暖,这是一种不理性的观点。”曾浩介绍说,国内煤企的持续低迷不仅是进口煤的“搅局”,而主要是受到煤炭实际需求不振的影响,另外,对于南方沿海地区而言,距离产煤省份较远,运输过来的煤炭价格较高而且污染又大。相反从印尼等地通过海运进口煤炭,则更为经济环保,一吨煤成本到岸比国产煤低出了30~100元,只是多了一个15~20天的船期。  “用环保的名义来限制进口煤实际上是本末倒置,因为对用煤企业而言,更应该提高的是排放标准。”张志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采取强硬手段限制了进口煤,也难以改变目前国内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  但张志斌以及其他能源机构也告诉记者,从目前一些地方及企业已经实施的《要求》上看,关于进口煤的质量限制已经降得很低,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为——关于进口煤的争议或已经得以搁浅,不对进口的煤炭进行大面积限制,鼓励煤炭进口仍是主基调。  华电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负责煤炭销售张文康告诉记者,目前煤炭企业经营困难,煤炭企业的出路在哪里?也成为很多企业不得不思考的问题。而在他看来,国家仍要继续鼓励加大煤炭进口,通过煤炭进口来倒逼国内煤炭市场改革,加速国内煤炭企业的兼并重组以及重新洗牌。  这或许是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