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在线娱乐app】华新水泥何以成环境爱护服务先行者?-集团音信-华新混凝土股份有限公司

**

       
2007年,在水泥行业高歌猛进的时候,华新冷静下来,开始谋求环保转型。十多年过去,当其“水泥窑高效生态化协同处置固体废弃物成套技术与应用”成果拿下2016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时,国家最高肯定给了华新更坚定的转型信心。
  华新水泥总裁李叶青表示,“虽然转型的路途并不平坦,但相信我们所有的努力终有回报的一天,华新也会从一家水泥企业转型为环保企业,成为黄石生态转型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远见
  10多年前谋划转型发展
  1月9日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当李叶青接受“2016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的荣誉时,他的心情是激动的,这意味着华新10多年来的转型努力获得国家肯定。
  10多年前,水泥行业还是一片红红火火,各家企业的生产线都是一派热火朝天,在这个行业的巅峰时期,大家都是激情澎湃的,华新却谋划放慢脚步转型发展。
  “通过对当时各种数据的冷静分析和思考,我看到的是,水泥需求的拐点将会很快到来,华新必须先缓一缓脚步。”李叶青说。他还利用各种场合呼吁,水泥行业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正如李叶青预料到的,“去产能,谋转型”的想法一提出来,就遭遇了不小阻力和压力,企业内部有很多反对和质疑声,行业内更多的是嘲笑和无视。
  在危机尚未出现时,转型从来都不是最“实惠”的选择,但华新在力排众议后,开启了坚定不移的绿色步履。
  2007年,在华新成立100周年之际,华新实施了两项重大举措:一是“壮士断腕”,将运行了半个多世纪的华新老厂区生产线全面关停;二是成立环保事业部,开始涉足环保产业。
  这一年,针对中国生活垃圾“成份复杂、热值低”特性,华新开始致力于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成套技术的研发和实践,还专门成立华新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以加快推进企业环保转型。
  求索
  环保路上越走越宽
  近年来,华新水泥在人们印象中,没有行业中个别企业做得快、做得大,但这家百年企业却一直在稳健发展。
  “多年来,华新不一味追求体量的增长,而是在发展机遇面前,既充满激情,也十分理性。”李叶青说。
  十多年的艰辛努力,让华新的转型之路越走越宽,“之前投资建设的水泥窑协同处置环保项目,现在都取得了实际运行的成果。”让李叶青甚感自豪的是,华新目前拥有市政生活垃圾、市政污泥、工业危废、污染土、漂浮物五大处置平台。截至去年底,华新已先后获得85项国家发明和技术专利,并在省内武汉、鄂州、赤壁、武穴、应城、南漳、秭归、鹤峰等县市运行和建设生活垃圾水泥窑协同处置项目,使湖北成为全国水泥窑协同处置固废第一大省。
  近三年,华新已安全生态化处置生活垃圾250万吨,处置市政污泥90余万吨、处置三峡库区水面垃圾漂浮物50余万立方米、处置污染土75万吨,修复城市毒地上千亩,年生活垃圾处置量已占全国水泥窑协同处置总量的70%以上。
  2016年,国家工信部和环保部以及全国大部分省级政府均下发了水泥行业错峰生产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到“所有水泥生产线全面实施错峰停产,但承担协同处置城市生活垃圾及有毒有害废弃物等任务的生产线可不进行错峰停产”。这也意味着华新环保转型的战略优势已初步显现,华新再次成为全国水泥企业转型升级的领跑者。目前,华新在湖北、湖南、重庆、广东、河南、云南、四川等省市运行和在建的环保工厂共计24家,年处置废弃物能力超过500万吨。
  与此同时,华新也成为中国水泥工业“走出去”的先行者,华新水泥塔吉克斯坦亚湾工厂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被塔国政府评为“最佳工业企业”和“最有社会责任的企业”。2014年9月,华新与塔国政府签署新的合作协议,该项目已建成投产。2015年,华新在柬埔寨兴建的一条日产3000吨的新型干法水泥熟料水泥生产线建成投产,运行的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
  责任
  “环保先锋”的社会担当
  时下,当雾霾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环保热点问题时,华新已经在担忧更多。
  “华新现在一年为黄石处置化解3万多吨的市政污泥,黄石磁湖、青山湖的美丽还有我们的功劳呢。”李叶青透露。
  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产生的各种固体废弃物以惊人的速度逐年递增。目前,全国每年仅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就达2亿吨,累积堆积量已超过80亿吨,2/3的大中城市被“垃圾围城”,并逐步向农村蔓延。因垃圾堆存累计侵占的土地超过5亿平方米,各类垃圾污染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300亿元。
  不断产生的垃圾,何去何从?“垃圾通过水泥窑协同处置,不占地、不产生二次污染,致癌物二恶英排放远低于苛刻的欧盟标准,真正实现了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华新环保事业部负责人分析。
  对于大量城市生活垃圾的安全、无害化处置,成为各地政府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也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未来,华新展示在世人面前的将是一个环保企业,首先帮助社会解决环境问题,而水泥将成为环保事业的附产品。”李叶青说。
  他期待的是,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和配套机制,适当提高垃圾处置费用,支持企业环保事业可持续发展。
  解决环保问题、社会问题和企业的经济效益问题,一举三得,实现环保、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多赢,这才是华新转型所追求的目标。
  百年华新,勇担社会责任,敢于创新,积极进行着从“水泥摇篮”到“环保先锋”的角色转变。
 

摘要:
通过一系列技术创新与管理优化,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一边“吞食”垃圾,一边生产水泥,一个昔日“光灰”产业的代表,正在变身“环保先锋”。
  经常有人把建筑材料行业比作是一项“光灰”的行业,与粉尘污染、噪音污染等紧密联系在一起。水泥业更是首当其冲,令很多人闻之色变,避之不及。
  
  然而,通过一系列技术创新与管理优化,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一边“吞食”垃圾,一边生产水泥,一个昔日“光灰”产业的代表,正在变身“环保先锋”。
      “光灰”产业的绿色转型   
  在湖北省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新水泥)赤壁工厂,一条水泥生产线正在繁忙运行中。表面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送入水泥窑内的东西,却并不寻常。
  
  短短一上午,几辆密封式的垃圾车已经陆续来到这里,卸下了数十吨垃圾。经过生化、物理和机械的综合处理,垃圾中的无机成分成为水泥原料,有机成分则成为水泥生产的替代燃料。在此过程中产生的垃圾沥出液在污水处置设施中净化处理,臭气也经除臭系统达标后排放。
  
  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李叶青说,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与垃圾焚烧炉等项目相比,水泥窑在进行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的时候,温度更高、高温时间更长,高浓度的气固二相悬浮系统可以有效避免和抑制二恶英和呋喃的产生,几乎零污染。
  
  华中科技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周敬宣认为,与填埋和焚烧相比,“垃圾变水泥”不占地、不产生二次污染,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新路径。
  
  华新水泥是一家具有百年历史和荣光的“老字号”。1907年,为修建粤汉铁路,湖广总督张之洞在湖北公开招标兴建水泥厂。经慈禧太后御批,一条日产200吨的水泥生产线应运而生。发展到上世纪50年代,华新水泥的生产规模被毛泽东主席誉为“远东第一”,华新也赢得了“中国水泥工业摇篮”的美名。
     如何能让普遍的“光灰”产业真正实现“光辉”成为华新人不懈的追求。
  
  从2001年开始,华新水泥借鉴股东方瑞士豪瑞集团在固废处置领域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理念,结合中国生活垃圾等废弃物成分的特点和收运、处置的现状,围绕“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各类废弃物”的工艺路线,经过十余年的技术研发,形成了国内首创、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水泥窑协同无害化和资源化处置技术的自主知识产权,建立了处置各类废弃物的环保产业链,并帮助当地政府解决了许多困扰多年的环境问题。
  
  从最早吃武汉钢铁集团公司等企业固体工业废弃物开始,华新水泥逐步扩展到生活垃圾、市政污泥、污染土、漂浮物、工业危废和医疗废弃物六大处置平台。
  
  截至2014年5月,华新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态废弃物能力已达到300万吨/年,可以为1000万人口提供垃圾无害化环保处置服务;已运行武汉、武穴、黄石、宜昌、株洲等15个环保处置工厂,累计为社会处置了50万吨生活垃圾、6万吨工业危废、20万吨市政污泥、48万吨污染土、12万吨水域漂浮物。经测算,采用此技术处置市政垃圾50万吨,就可节约标煤8万吨,减排二氧化碳75万吨,减排二氧化硫570吨,减排氮氧化物2300吨。
      三峡库区的“清道夫”   
  仅仅是城市垃圾还不能体现华新水泥这项技术的功效。   
  三峡工程蓄水后,大量的农田山林、百万移民旧址逐渐被淹没,多年堆积的生活垃圾、天然杂物和工业垃圾随水而起;再加上汛期随雨水带入的农作物秸秆、杂草,过往船只倾倒入江的垃圾,三峡库区出现了大量的漂浮物,并最终聚积于三峡大坝坝前。水面漂浮物不仅影响了三峡库区水质和水面清洁,威胁到航运安全,甚至影响到电厂的安全运行。据了解,每年长江主汛期是三峡水库漂浮物最多的时期,湖北、重庆库区沿江各区县每天打捞漂浮物约200余吨,由沿岸群众经过简单处理后,就地掩埋在比较浅的地表层,容易造成二次环境污染。
  
  为了有效保护长江水域环境,确保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安全运行,2010年7月,华新水泥斥资5000万元建成集破碎、干化、机械输送、高温封闭处理于一体的水泥窑协同处理漂浮物工业化生产线(年设计处理能力20万立方米)。目前每天接收处置量在800至1000吨。
  
  据悉,大型水库的漂浮物处理是世界性难题,华新的这条生产线是我国首条水面漂浮物工业化处理生产线,被科技部列入“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大项目示范工程。
  
  李叶青指出,三峡水库漂浮物的主要成分是树枝、秸秆、树叶、杂草和塑料、泡沫制品等生活垃圾,这些物质都有一定燃烧值。漂浮物经破碎、干化后通过传输带进入800摄氏度以上的全封闭高温反应器,直接替代部分原煤燃烧。整个过程不排放任何有毒有害气体,产生的少量灰烬也被用作生产水泥的原料,是一种安全、环保、没有二次污染的处置方式,实现了漂浮物处理和节能减排的双赢效果。这一工程不仅成为三峡库区生态环境的“清道夫”,同时对企业发展可替代原燃料、降低生产成本也发挥了积极作用,实现了环境、经济和社会效益的一举三得。
      水泥窑“治疗”土地“中毒”   
  处理了生活垃圾、三峡水库的漂浮物,在武汉、武穴等城市,被污染的土壤也被华新窑炉“吃干榨尽”。
  
  在武汉市汉阳区二环线内,一块面积约242亩的黄金地块,以4亿多元的价格拍卖给房地产公司,但在开发过程中,却发生了工人中毒晕倒事件。原来,这里过去是武汉农药厂厂区,土壤受农药污染严重。
  
  土地“中毒”了,谁来医治?经过国土资源部门、环保部门以及科研院所等单位综合调查研究,这些土地受有机磷、有机氯等农药污染,平均污染深度在1.8米左右,根据污染物特点及污染程度,他们提出了焚烧处理的治疗方案。
  
  在位于湖北省武穴市的华新水泥高危废弃物处理中心,“毒土”被送进温度高达1600℃的全封闭水泥窑炉里,经过持续1小时的强碱性高温煅烧,这些“毒土”脱毒变成了水泥。
  
  现场嗅不到异常的气味,也看不到残留的渣土,“毒土”被处理得非常干净。华新水泥环保事业部技术人员告诉笔者,有机氯农药在水泥回转窑的高温条件下彻底分解,去除率可达99%以上。
  
  据介绍,早在2003年,华新水泥就开始了水泥窑协同处置高危废弃物的尝试。当年,他们处置了数十吨毒鼠强及其污染物、13吨滴滴涕废弃物,为国内危废物处理带来了新的思路。
  
  目前,他们已能够处理包括废弃农药、废弃有机溶剂等在内的15类危险工业废弃物,成功对近千万吨固体工业废弃物、1500吨废弃农药进行无害化处理,将其转化为水泥生产线的替代原料和燃料。
  
  如今,华新人的转型仍在继续。“未来,环保将是主业。”李叶青说,“过去,华新是在生产水泥的同时做环保,现在是做环保的同时生产水泥。未来,华新的水泥是因环保需求而存在,水泥是环保的副产品,环保的营业收入将达到与水泥产业相当的水平。”

 但是,李叶青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是一个为社会造福的产业,华新会先把处理厂建起来,相信以后会有经济上的回报。

针对我国水泥工业亟需摆脱关键装置和技术需引进、资源和能源消耗量大、环境污染严重、粗放式使用混合材料造成水泥性能劣化的现况,李叶青带领研发团队,展开了水泥低环境负荷化关键技术及工程示范项目试验研究,以及装备开发和工程应用等系列研发和实践。在团队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攻克了新型分解-预烧炉结构设计及制造、新增预烧炉与现有预热分解窑系统工艺匹配及热工参数优化、与新工艺相适应的熟料形成机理和结皮堵塞机理及解决方法、高灰分无烟煤的强化燃烧理论和技术、不同品质的工业废渣表面改性与激发技术,微细化和分级复配技术、通用水泥功能化技术等技术难关,取得了一系列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水泥低环境负荷化成套技术与装备核心技术群,并陆续在湖北、云南、河南、西藏、江苏、湖南、四川、重庆等国内地区和塔吉克、柬埔寨、蒙古等海外国家的20多条生产线(从日产2000吨的生产线到日产6000吨的生产线)上进行成功推广应用,取得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应用单位累计实现产值325.8亿元。通过关键技术的集成创新,建立相应的工程示范生产线,实现石灰石消耗降低20%,水泥生产综合能耗降低20%;CO2等排放减少15%以上;固体废弃物的处理量增加20%以上。

 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物在很多国家已经被证明是有效、可行的,但要在国内推广并不容易,到底难在哪?李叶青的回答是技术、意识和资金。

勇挑重担,技术创新成果丰硕不断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目前,华新在水泥窑协同处置市政生活垃圾方面,收益来源仅靠垃圾处理费,只能勉强维持运行。因此,采访中,相关负责人也呼吁相关部门能够给予这一项目更多的政策支持,如税收优惠、用电价格优惠等。“政府多一点政策倾斜,更能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共同破解垃圾围城的难题。”他们表示。

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三峡工程被列入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以及上海浦东大开发的进程加快,一个依托沿江、沿海的经济带正快速成型。

  华新公司的宜昌预处理工厂主要采用污泥脱水后直接入窑的技术处置市政污泥,现处理能力为150吨。

在新型干法生产线项目建设中,李叶青率研发人员,把引进国际先进技术装备和企业自主创新结合起来,自主设计、制造和安装新型干法生产线,设备国产化率达到了100%。其中,2005年2月25日,由李叶青与研发人员完全依靠自身力量设计制造的国际最大风扫原料磨,在华新武穴水泥有限公司日产6000吨水泥熟料生产线正式落位安装。经过生产实践,这台直径6米、长12米、重达487吨的生料磨具有运转率高、能耗低、故障少、产能大等特点。与该磨机同时交付使用的还有一台Φ5M×15M水泥磨和两台选粉机,也均创国内之最。

  据介绍,经过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污泥含水率在85%左右,而污泥的含水率越高热值越低,当含水率低于50%时才适于燃烧。在宜昌预处理工厂,污泥被送来后,首先要进行集中干化,将含水率降到50%左右,然后在利用水泥窑低温余热深度干化污泥。这主要是利用水泥窑余热发电后的部分或全部超低温蒸汽作为污泥干化的热源,将污泥含水率降到10%以下。若以含水率为10%的污泥热值来计算,处理1吨污泥可以为水泥厂节省150公斤标煤。因此,这种处置方式不仅实现了污泥的无害化处置,在降低污泥运输成本的同时,既充分利用了水泥窑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所有余热,也有效利用了污泥所含热量,真正实现了生产过程最大限度的节能并使污泥处置资源化。

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大量城市生活垃圾的安全、无害化处置,成为各地政府亟待解决的难题。

 通过引进战略合作伙伴瑞士豪瑞集团并获得先进的水泥窑协同处置系统技术,华新水泥开始从废弃物中回收资源并部分替代传统燃料和原料,同时也在不断开拓公司在节能减排领域的业务。目前,公司已能够处置市政垃圾、市政污泥,以及包括废弃农药、废弃有机溶剂等在内的15类危险工业废弃物。

2014年10月,在全国政协双周专题讨论会上,李叶青应邀向领导和专家介绍“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理废弃物”技术和应用成果。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会上指出,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是一件值得重视的好事,要搞好,关键是政策,希望中央有关部门要抓紧研究,出台与垃圾发电大体相同的政策,把这件好事办好。11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就政协双周会《关于加强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废弃物的建议》提案作出批示,要求发改、财政、国土、环保等部委认真落实俞正声同志的批示要求,研究政协委员的建议。

  与普通的垃圾焚烧炉相比,水泥窑处置废弃物具有明显的优势。比如,温度更高,物料在高温段停留时间达1小时左右,可以有效避免二恶英的产生;焚烧炉是一个纯粹的燃烧环境,而水泥窑的碱性环境更有利于消解很多有毒、有害物质;水泥窑煅烧过程中对于氧气的控制十分严格,有助于将废弃物中的有害物质还原,比如,可以将剧毒的六价铬离子还原为性质稳定的三价铬。

进入21世纪,面对经济全球化和中国水泥制造业重新洗牌的冲击,在华新技术中心雄厚技术研发实力的支撑下,华新走出黄石,加快发展步伐,先后在省内和全国10多个省市投资建厂。以李叶青为首的技术人员,以最经济的投资、最先进的技术、最良好的效益为目标,以提高水泥生产、资源和能源利用效率、降低环境污染为重点课题,展开技术攻关,逐步缩小与世界发达国家差距,使企业拥有了行业领先的核心竞争力,推动企业走上一条‘由旧变新、由大变强’的快速发展道路。

华新水泥现在年生产能力达到6000余万吨,在水泥行业早已是名声响亮,为什么要转型?在转型过程中,华新水泥面临哪些问题?对于中国水泥行业的发展,华新的决策者又有怎样的判断?

让“灰色”水泥转型为“绿色”水泥,让美丽家园保持山青水秀天蓝,这既是李叶青30多年前加入水泥行业的初心,也是他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的责任担当。

  李叶青说:“企业不仅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也是社会责任的承担者。”他认为,经过近10年的超高速发展,我国的水泥产能已由阶段性、暂时性的过剩,发展成永久性、全面性的过剩,我国的水泥需求量不可能突破现有的产能,这种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对于水泥行业来说,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关停和淘汰。

近年来,李叶青又把握国家“补短板、促转型”机遇,带领技术人员成功研发及应用推广超高性能混凝土(UHPC)、路面铺装、建筑结构、轻质保温、华新防渗宝、华新砖业等系列新型绿色建材产品。截至目前,已拥有新材料领域发明专利4项,先进智能制造领域发明专利3项和实用新型专利30项。

   

**不忘初心,让企业实现“水泥摇篮”到“环保先锋”蜕变

  在此之前,华新水泥也曾协助湖北有关部门先后处置了大批毒鼠强、滴滴涕等有毒废物,高温煅烧不仅保证了有机物的高效、完全分解,而且监测数据显示,烟气中二恶英浓度等指标远低于国家标准规定。

2001年,国家863计划项目提出:水泥的低环境负荷化——通过技术与装备的创新与集成,实现资源、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排放最低化,高效利用工业废渣并大幅提高性能,延长使用寿命的系统方法和技术。

  对于华新水泥“十二五”的发展,他表示,公司将以环保为龙头,带动水泥主业的整合。“我希望,在未来5年,能建设30~50个环保处理工厂,这些环保工厂可以带动与水泥行业相关联的电力、钢铁、化工等企业,形成资源再利用的循环经济产业链。10年之后,我希望华新进行环保处理的收入能与水泥行业的收入相当。”

一向充满激情与活力的李叶青坐不住了。他多次向公司领导发出并非“危言耸听”的呼吁:“再不创新、再不发展,华新将被市场无情淘汰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