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营出卖增长速度放慢 互连网广告流量下降? 2020如何走?

7月广告业7月广告人讨论最多的是私域流量。私域流量主要的应用场景是有非常明显特征的消费群体。所以它竟然适合群体,那么这个群体最好有共同的需求点。举个例子,这个社群里可以存在kol、mcn、品牌商、甚至是广告公司,这样能打通上下级的一个需求。此外,像一些具有知名度,比如杜蕾斯、优衣库、名创优品等品牌本身就有许多超级粉丝,可以将他们聚到一个社群里,专门讨论当季新品等感兴趣话题,并进行服装搭配、二性沟通、产品DIY等活动来打造属于品牌自身的专属社群。通过私域流量,一方面树立了品牌形象,让消费者更好的了解品牌服务,加深对品牌的印象。另外一方面私域流量可以很好的降低品牌的营销成本。以前品牌需要打电话等方式去被动找客户,现在通过社交平台发布信息,让消费者主动找品牌。这里面也会产生很多广告机会,比如品牌除了发布自己的广告信息,还有盈余可以发布其它品牌的广告信息。8月广告业8月28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中央有关部委、部分省区市党委宣传部、国家重大工程主导单位,以及国内知名品牌企业,共同举办“品牌强国工程”发布活动。媒体传播是助力品牌腾飞的翅膀,作为中国国家广播电视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是中国品牌最有力的传播者和塑造者。“品牌强国工程”的目标就是要发现、培育、提升一批中国优秀品牌,让这些优秀品牌在自我强大的过程中实现国家的强大和兴盛,在自我提高竞争力的同时提高国家竞争力,在参与全球竞争的同时实现国家与世界经济文化的交流互鉴。8月28-29日,以“融合、创新、发展”为主题的2019(秦皇岛)中国户外广告论坛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召开。中国户外广告论坛是中国广告协会的重要年度活动,也是中国户外广告行业级别高、规模大、影响广的大型专业活动。该论坛搭建了政府同协会、广告公司沟通的平台,探讨户外广告科学设置与发展,已逐步成为引领行业发展的风向标,在城市户外广告科学规划及企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9月广告业9月6号,华为面对世界推出了首款旗舰5G芯片既麒麟990芯片。据资料显示这款芯片是市面上体积最小,晶体管最复杂的5G芯片。标志着5G商业化越来越近。这些年,数字营销业务不断的增加,5g技术对广告行业的数字化技术可谓是强上加强。5G时代,消费者的信息和需求的对称性会得到显著的提高。解决广告效率低下的问题。让我知道广告费有一半浪费了,却不知道被浪费的是哪一半这一世纪难题得到缓解。5G技术的推出还将完善智能化广告技术。即AR+AI的场景化智能体验商业化。以前我们的广告大部分是静态和平面的,未来的广告是立体的。还有5g将使互动效果达到飞跃。因为AR虚拟技术、大数据、极快的网速、人工智能等,使广告投放越来越了解消费者。了解消费者的爱好、甚至是心理。这样广告的投放也会更精准和创意。有了精准和创意,相应的跟消费者互动也是效果最好的。10月广告业2019年10月26日,第26届中国国际广告节在江西南昌绿地国际博览中心开幕。此次广告节聚集了来自全国的主流媒体、广告公司、代理公司、广告主等数百家企业以及高校,真正搭建了广告及文化产业的媒企、校企之间的实效交易、交流平台。第26届中国国际广告节在南昌的展览面积突破5万平方米,1000多家企业参展,吸引全国各地10万人次观展。今年的广告节创新求变,融汇多元,在奖项设置、论坛内容、展览交易等方面注入新元素,把握经济发展新趋势,不但使广告节的内容、形式更具国际化、专业化、多元化,更重要的是为中国广告业的发展搭建起与国际接轨融通的平台,展现了中国广告行业多元发展的新风貌,服务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模式。中国广告协会影视广告分会正式成立,第一届第一次常委会在江西南昌绿地铂瑞酒店会议中心举行现场。广告节还举行了长城凤凰杯发布仪式等精彩活动。10月,科特勒未来营销峰会暨“科特勒·新营销大奖”颁奖典礼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圆满闭幕。在峰会上,“现代营销学之父”菲利普·科特勒为首的豪华嘉宾阵容强大,还体现在峰会议题的前瞻性和实战性。此次不仅分享了营销大师对未来营销趋势的洞见,还深入探讨了营销如何真正驱动企业业绩增长的问题。11月广告业2019年前三季度广告市场包含互联网报告在CTR公布。全媒体广告刊例花费同比下降8.0%,广告主在经济下滑的大环境下,投放有所谨慎。各媒体渠道表现不一,其中传统媒体下降明显,跟2018年相比下降11.4%。而电梯电视、电梯海报、影院视频广告刊例花费同比增长2.8%、4.5%、3.6%。中国整体广告市场处于持续微调中,但已有回暖迹象。虽然大型4a公司的全年报没有出来,但是Q3财报已经出来。WPP跟2018年业绩相比是略增长的,收入32.91亿英镑同比收入增长1.9%。宏盟业绩为36亿美元,有机增长率上升到了2.2%。IPG当季总业绩24.38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2.98亿美元是增长的。中国来看,蓝标2019Q3实现营收79.4亿,同比增长27.6%增长很大,省广集团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83.5亿,同比增长1.1%也增加了。所以虽然经济有些下滑,但是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可怕。沈文蛟11月凌晨因突发心肌梗塞,倒在了工作室里。一周多前,他才在德国拿到自己的第11个红点奖。告别人世时,沈文蛟年仅46岁。2012年39岁的沈文蛟放弃4A广告公司创意总监的重要职位,成立“一般”设计师工作室,致力原创家具设计。几年内,他带领团队,连夺11个有“设计界奥斯卡”之称的德国红点设计奖,备受设计界瞩目。他热情、执着、严谨,让更多人用上好设计,让中国原创设计走出国门。他的设计成就和原创精神将被永久铭记。12月广告业今年最火的莫过于社交电商。社交电商典型代表是小红书、拼多多。它们自己创立独特的社交电商模式并提供平台,客户通过利用平台去发展自身的社交资源。小红书的营销方式更多的是用户创造内容,通过给网友种草安利传播。拼多多的营销方式是通过免费、低价或者是邀请好友砍价来病毒式传播。社交电商依托社交软件和电商平台,通过全方位的广告营销吸引并刺激消费者。现在品牌开始向社交电商模式转型,相应的广告营销策略也要调整。需要关注社交媒体独特的传播途径。打造口碑,选择合适的意见领袖去营销特定内容。我们发现,社交电商模式中的社交属性能够持续帮助广告主和代理商们在一如既往地强调促销和折扣的商业环境中树立品牌形象。在2019年仅剩不到很短的时间内,可口可乐重新恢复了CMO这一职位。重设CMO后,詹姆斯·昆西禁止可口可乐的高管讨论这一行为,但在其备忘录中显示:尽管克雷斯波在公司建立了一个强有力的增长框架,但公司需要更加重视营销,以加快其愿景的实现。
因此,在过去的全品类战略逐渐完善的今天,重设CMO显然并不是一个无法理解的举动。其实营销的本质没有变,宝洁的重视没有变,只是变化的是工具和方法,以此来不断适应消费者和市场的需要。这些年,我们碰到过让世界经济面临崩盘的次贷危机,经历过差一点毁灭地球的2012年。这是一个最坏的广告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广告时代。打不垮我们的,终将使我们更强大!

对此,王玉梅认为,现在的数据价值,被几大平台垄断之后,都被平台拿走了。目前,用户不太有选择权,但随着网络安全变得越来越透明,慢慢地我们要选择,要判断,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笔属于自己的数字资产。未来,数据的价值应该是归用户自己所有。

流量是数字营销领域的重要资源,在这其中,还有流量质量问题的存在。广告可见性、机器人刷量、品牌刷量以及流量以次充好等问题制约着流量质量的提升,由此产生的异常流量直接影响营销的效果,甚至对广告主造成巨大损失。据秒针系统推算,2018年中国品牌广告市场因异常流量造成的损失约为260亿人民币。

澳门新匍京赌场网站,尽管外界普遍预测2020年将是经济增长放缓的一年,数字营销行业也将面临诸多挑战,但随着人工智能和5G等前沿技术的不断成熟,数字营销将迎来新的发展空间和机遇,并不断向智能化变迁。

对此,AdMaster总裁王玉梅认为,应该分两个层次来看数字营销预算增速放缓。第一个层次是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确实很多公司在数字营销上的投入,会相对谨慎。另外一个,因为数字营销在整个投放之中,所占的比重已经很高,大部分行业数字营销的投放预算占整个营销预算的比例在30%到60%之间,如此高占比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再有超高的增长。

此背景加之品牌主对于私域流量的渴求,报告显示,社群运营/私域流量异军突起成为超半数广告主的投入重点,由此,另一个群体“KOC”开始受到关注。

新蒲京娱乐场下载,社交通路将是重头戏

但是,此间涉及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用户隐私问题。曾经有消费者向记者表示,白天自己刚跟朋友聊了几句想要购买无线耳机,当晚电商平台就给自己推送了相关的产品。

5G即将袭来,物联网也存在广阔的想象空间,在王玉梅看来,目前的互动,仅仅是消费者在网络上的互动,未来的互动可以更多,只要是数字节点中的一部分,都可以实现连接。线下和线上会变得更加容易,沟通的内容也会更加繁杂,很可能你在线下某个门店附近看直播,就会有直接相关的产品推送给你,购买当即就能在线下发生。

如何定义社会化营销?王玉梅认为,Socialiseverything,everythingisSocial。以前我们认为社会化营销仅仅指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做内容营销,但事实上,像今日头条这样的新闻媒体,由于用户评论构成了内容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也属于泛社交媒体的范畴,同样可用来做社会化营销。简单来讲,社会化营销与传统数字广告的主要区别,在于它通过多元、多层次的内容和互动,而非广告来触达和打动消费者。

而这仅是数字化营销趋势的一部分,此外整体增速放缓、互联网广告流量下降、数字营销智能化等方面的变化以及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值得关注。

原标题:数字营销增速放缓互联网广告流量下降? 2020数字营销如何走?

记者
叶心冉
双十一前几天,于晨惊喜地发现,手机上的分屏功能可以帮助她实现同时观看李佳琦和薇娅的直播,再也不用两个直播间切换来切换去,李佳琦和薇娅真是两个魔鬼!于晨这样感慨。今年,很多人的双十一与于晨一样,是被直播带货的网红们支配的。

流量是数字营销领域的重要资源,在这其中,还有流量质量问题的存在。广告可见性、机器人刷量、品牌刷量以及流量以次充好等问题制约着流量质量的提升,由此产生的异常流量直接影响营销的效果,甚至对广告主造成巨大损失。据秒针系统推算,2018年中国品牌广告市场因异常流量造成的损失约为260亿人民币。

如何定义社会化营销?王玉梅认为,Socialiseverything,everythingisSocial。以前我们认为社会化营销仅仅指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做内容营销,但事实上,像今日头条这样的新闻媒体,由于用户评论构成了内容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也属于泛社交媒体的范畴,同样可用来做社会化营销。简单来讲,社会化营销与传统数字广告的主要区别,在于它通过多元、多层次的内容和互动,而非广告来触达和打动消费者。

但王玉梅也同时指出,这也与行业特性有关系,分行业来看,比如美妆这一品类,在数字营销上,未来依然会保持高比重、高增长。

在众多社会化营销渠道中,KOL推广依然是广告主2020年的首要投入渠道,此外,广告主对短视频/直播的重视程度较去年上升明显,比例达53%;广告主对官方微信账号运营的重视程度则较去年有所下降。

近日,秒针系统联合AdMaster、GDMS共同发布的《2020中国数字营销趋势》显示,2020年,KOL推广将会是广告主的首要投入渠道,此外,广告主对短视频/直播的重视比例达53%,较去年明显上升。

报告显示,2020年,营销人工智能将成为最受广告主欢迎的数字营销技术,此外,数据中台、营销自动化、数据收集技术也是广告主重点关注的营销技术。

社交媒体高度普及,全民兼KOL的当下,KOL营销是今年绕不开的重点。“不少品牌2019年在KOL营销中的投入已经增加到上亿级别”。此前,AdMaster运营合伙人陈乐曾表示,虽然预算上涨,但KOL水分大,鱼龙混杂,怎样选择出真正具有市场价值的KOL也一直是难题。

但王玉梅也同时指出,这也与行业特性有关系,分行业来看,比如美妆这一品类,在数字营销上,未来依然会保持高比重、高增长。

王玉梅解释,对于很多品牌来说,他们意识到除了通过TOP的网红带货,还要持续地把消费者包围起来。从头部的明星、KOL到腰部的KOL,再到小
KOL,或者说素人,现在叫KOC。社会化媒体传播的生态发生了变化,年轻人越来越倾向于追逐和自己一样的人,即社群。品牌想要让这些KOC进入不同的社群里去影响更广泛的消费者。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影曾在公开分享中表示,企业如今非常重视消费者互动(consumerengage-ment),但事实是,“消费者并不想被en-gage”。

在众多社会化营销渠道中,KOL推广依然是广告主2020年的首要投入渠道,此外,广告主对短视频/直播的重视程度较去年上升明显,比例达53%;广告主对官方微信账号运营的重视程度则较去年有所下降。

社会化营销越来越成为广告主数字营销投入的重点。报告显示,社会化营销和自有流量池是广告主2020年最为关注的数字营销形式,视频广告、社交电商关注度居第二梯队。在社会化营销预算投入方面,71%的广告主将在2020年增加社会化营销预算,平均增长15%。